A-A+

时间,都去哪了

2017年06月09日 原创博文 暂无评论 阅读 0 次

:
“时间都去哪了?”当偶写下这六个字のde时候,偶のde心是酸楚のde,视线是模糊のde。常常努力寻找失去のde光阴,常常在心底默默地呼唤,尽管偶のde呼唤是无力のde,尽管再亦找不到曾经のde踪影,但偶依旧忍不住低下头,循着时光のde方向,嗅吻散落のde光阴,那是生活のde味道,是走过のde路途上遗留下来のde本真のde味道,那是岁月のde沉香,亦是爱のde味道。

光阴悄无声色地前行着,浅秋,即将慢慢远去,任凭着时光のde影,温婉成一季深秋のde软。依着朱红色のde门扉,静静地看着那些遗落のde碎片,原来,在行走のde途中,偶失去了很多、很多,亦错过了很多。心灵のde海,泛起丝丝のde波澜,光年のde沙漏滴答滴答のde声音,以固有のde姿态坚守着,而欢笑抑或忧伤,终将无法挽留时光匆忙のde脚步。

年岁漫漫,许多人已经在行走のde路上走散,或许岁月本就是一个前行与离开のde世界,或许岁月里のde故事本就是一场场のde梦幻,当时光无情地走远,所有のde欢喜和忧伤都会随着时间のde沉落而成为无法捡拾のde过往。

偶美丽のde青春何在?偶挚爱のde双亲何在?一滴清泪从心海里溢出,偶知道那是想念爸爸妈妈のde泪,是对过去のde祭奠。

又一个秋雨绵绵のde夜,静坐在尘世のde窗前听雨,听风,听时间滑落のde声音。看着手心茶杯里嫩绿のde叶片,在细雾缭绕中慢慢地舒展开来,一丝清凉のde馨香,环绕在鼻尖,带着岁月纯美のde味道。

 

 

打开音响,听着那首岁月のde歌,舒缓のde旋律,贴心のde歌词,诉说着岁月流转中のde种种故事。缓步书房,翻出那些旧时のde照片,看着那张儿时のde全家福,那个扎着麻花辫,依偎在母亲怀里のde小女孩,笑のde是那么のde甜,那么のde幸福。那幸福のde模样,像宫中のde格格。

 

时间都去哪了?

八岁のde那年,春节のde前夕,看着哥哥、姐姐都穿上了新衣,偶のde眼泪吧嗒吧嗒のde掉下来,因为偶のde新衣,是姐姐穿过のde衣服,姐姐因尺寸小,只穿了一次,偶就埋怨爸爸偏心,Why为何只让偶穿旧のde衣服?眼泪像断了线のde珠子,妈妈心疼のde为偶擦着泪,爸爸看着偶委屈可怜のde样子,没有说话,转身带上家里仅有のde积蓄,去了商店,给偶买回来一块漂亮のde布料,让妈妈连夜赶制,一夜之间妈妈为偶做了一件漂亮のde衣服,让偶在初一のde早上,风光无限。当偶看见妈妈のde手,用纱布包裹着,偶のde心酸酸のde,心疼母亲却说不出一句话,偶知道纱布里面,包着のde是妈妈磨破のde血指。偶是快乐了,漂亮了,可爸妈又要为拘谨のde日子犯愁。为了孩纸,TA们把心酸、苦水、锁入了岁月のde年轮里。

 

在那个物质匮乏,饥寒交迫のdeのde年代,父母在艰难困苦のde路上,一路走下去のde背影,让偶心酸难忘,粗茶淡饭のde日子,碗里改善のde伙食,都放在孩纸のde碗中,中秋のde月饼,给偶们分了一包又一包,而偶のde父母只是看着,笑着,TA们吃下のde月饼却是偶们吃剩のde残渣,那是TA们最好のde食粮。为了孩纸吃饱,穿暖,TA们从未为自己添置新衣,即便是过年,依然穿着泛白のde衣衫。每当想起儿时のde不懂事,偶总是流下悔恨のde泪水,倘若时间能换回曾经,偶会让出二十年のde青春给父母,用孝心搭乘上西行のde天路,把父母唤回来,好好のde孝敬,再亦不做那个不懂事のde孩纸。

岁月,无情のde流失了爸妈のde青春,带走了TA们曾经俊俏のde容颜,磨平了TA们のde轮廓,带走了爸爸伟岸のde俊朗,在寒不择衣,忍饥挨饿のde路上走了一程又一程,风雨兼程のde路上,越过了一道道沟沟坎坎。

时间都去哪了?

偶想,它或许藏在了父母越来越多のde白发中;藏在了父母越来越挺不起来のde腰背中;藏在了父母步履蹒跚のde背影里,藏在了父母越来越多のde药瓶中;藏在了父母渴望儿女回家のde眼神里。

时间都去哪了?

昨天偶还是一个懵懂のde孩纸、有儿时のde玩伴,有无忧无虑のde童年。所有のde记忆仿佛就在昨天,好像仅仅是一天のde时间,偶就从一个女孩,转变为一个母亲。

时间都去哪了?

爸妈还舍不得为自己花一分钱,来不及品尝各式佳肴,来不及看看美丽のde大好河山,都市繁华。转眼之间,已是步履维艰,背已驼,来不及好好享受时代のde美好,儿女成了TA们一生のde羁绊,转眼之间老得哪里亦去不了,老得成了偶们一生のde心疼,转眼之间,还没有好好のde孝敬,父母就走了!去了一个叫天堂のde地方,再亦回不来。

时间都去哪了?

偶问佛,佛说:时间去了一个人类永远都不知道のde地方,那就是偶们のde心里,扮演好每一个年龄段のde角色。演好人生のde这出戏,不辜负用世味熬煮のde这杯茶。

人生这条路,偶们终是再亦回不去了,那些嫣然在岁月枝头のde芬芳,那些娇艳のde花瓣上のde清露,那些恋恋不舍のde期盼,都只能交付给时光,在记忆中重温了。

 

岁月里のde故事,本身就是一场梦,所有のde欢喜和忧伤,都会随着时间のde流失而成为无法捡拾のde过往。有些路偶们要用心去走,时光匆匆,偶想对上学のde孩纸说:作为孩纸一定要把父母のde唠叨装进心里,因为伱们没有多少のde时光,听到这些珍藏のde话语;偶想对那些任性顶嘴のde孩纸说:把话装进肚子里,因为偶们没有理由让父母生气;偶想对那些无理由伸手问父母要钱のde孩纸说:把贪婪のde手收回来,因为生命本无法偿还金钱以外のde深恩;偶想对那些不孝顺のde孩纸说:不要因为自己のde小私心,而忘记去报答父母のde大爱;偶想对那些长大了,依然还有父母疼爱のde人说:伱们是多么のde幸福;偶想对那些奔波在外,一心想等到赚钱了,在好好のde孝敬父母のde人说:生命只是一场梦のde距离,脆弱のde很,生命のde离去会在每一个无常のde日子里,常回家看看,抱抱父母。不给明天留遗憾!留在世上のde时间太短,亲情不能等,孝心不能等。

一抹静谧,一行清泪,没有声音,没有影子,偶のde日子就滴落在这无声のde流年里,时间去哪里了,偶问天,天无言;偶问地,地无语;偶问人生,人生说:偶不是一个完美のde梦场,偶是带着缺憾而来,装点不完美のde人生,偶从时间のde渡口出发,从年少走向年老のde过程,从男人、女人,过度到统一のde称谓“老人”のde过程,这之间只有感慨,没有答案,只有莫失莫忘,且行且珍惜。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