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突如其来的王子之吻哦*≧▽≦*赖上霸王龙

2017年03月26日 原创博文 暂无评论 阅读 27 次

 

和煦的阳光洒在街头,早起的小鸟在枝头欢快地唱起歌。我骑着脚踏车心情超好地哼着天才美少女冷天真的新歌,这几天我的心情只能用一个“爽”字来概括,凌圣极的“王子照”让我大发了,还出名了,几乎所有凌王子的fans都认识我……hoho!

望着不远处“爱安学院”四个金光闪闪的大字,我不禁加快速度……

“嗵—”

我的脚踏车狠狠地被突如其来的“黑脚”踹了一下,然后我就演绎起现场版的“天外飞仙”,从脚踏车上以一个不太雅观的姿势跌落到地面,车子无辜地躺在一旁……

我拍着发痛的pp站起来,愤怒地看清“黑脚”的来源。

四个穿着爱安学院校服的女生统一以双手抱臂的姿势站在我面前,一个个把眼睛瞪得铜铃般大,貌似领头的短发女生一脸杀气,后面三个嘴角尽挂着不屑……

端详着眼前四个凶神恶煞的女生,我使劲在脑子里搜索,n久才无辜地说出一句:“我不认识你们吧?”(*∩_∩*)

“施—家—儿!”短发女生上前一步逼近我,一字一顿地念出我的名字。

咦?

我好像不认识她们呀。(⊙o⊙)

“你们是?”我真的不认识你们啦!

“白雪是我们的头!”旁边一个人说出短发女生的名字,被白雪以十万伏特电力瞪了回去。

哪有教训人还自报姓名的,呵呵……我一面傻笑,一面拼命在想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凶女”到底是谁,我敢对天发誓,我施家儿从来没有招惹过别人,呃,最多也就凌圣极那家伙……

我真的记不起来眼前这个一脸“活吃你”表情的短发女生是哪位……

“白雪?!好名字好名字,真高兴认识大家,有空一起喝茶,那我先去上学啦……”我装傻准备逃离,一只脚刚跃出去……

“啪—”

后面三个女生快步走到我身边,横腿一扫,我摔了个仰面朝天……

呜呜,我的pp再次和大地妈妈来了个亲密的kiss……好痛……我招你们惹你们啦?>_<

白雪索性蹲到我面前,反复弹着我的镜片,满脸鄙视:“这眼镜……真是小白得没话说!你跟凌圣极很熟?一天不见你,凌圣极就会很生气很生气?”

“哦……哦……”

我胡乱地应道,确定她们不会再突然“袭击”我才敢放心地骑上脚踏车朝爱安学院的大门奔去……

很自然地,我把这笔账记到了凌圣极的头上……这只可恶的猪头!

遭白雪恶女四人组恐吓过后,我坐在教室里再也提不起精神,犹豫着该不该去学生会议室……
前几天我一直利用课间休息跑去会议室给凌圣极拍照,既应付他定的什么鬼约定,又赚足我的腰包……他一到会议室就跟变了个人似的,老是失魂落魄,见我拍照也无动于衷。
只能得到一个结论—
“他绝对有女朋友!”我拍着课桌大声地叫了出来。
正在剪指甲的羽拉被我吓了一跳,剪甲刀都不知道被弹飞到什么地方去了。
“谁有女朋友?”羽拉瞪大双眼看着我。
我这张嘴……真该缝起来。⊙﹏⊙
“我有说什么女朋友吗?好像没有吧……你听错了,嗯,肯定是你听错了。”我虚假地装起傻来。
“有,当然有……”羽拉很确定地盯着我。
“……”我撇撇嘴转过头去,女生们都伏在窗台上往外看什么,我这才意识到已经下课了,连忙抓着羽拉的手急问:“这是第几节课下课?”
“真服了你,时间观念比我还滥,再上一课就可以去吃中餐啦!”

糟糕,凌圣极要我第一节下课就去学生会议室的,我竟然为这个问题伤了一上午脑筋。那凌圣极呢……我回过头望向最后一张课桌—空无一人,他去哪了?

唉……失约就失约吧,反正我也只是为赚钱才去的,再去只怕被白雪那帮子人k得稀里哗啦……可是我为什么觉得心里很不安呢,好像会出点什么事似的。

我的心开始像小鹿乱撞一样“扑通扑通”地猛跳,司司的手因刚打完球的关系很热,说不出来的柔软,好舒服哦……

“她说,她是来找我的!”司司字字重音,正色地对凌圣极说道,眼里根本就没有我的存在,什么嘛……

“她来找谁与我无关!但现在,她是属于我的!”凌圣极微扬起下巴,玩味嘲弄的眼神还定格在司司身上,左手却伸出口袋迅速地把我拉了过去,他的手冰凉冰凉的……

右手是凌圣极,左手是司倾宇,现在又是什么状况?一个点,再加一个点,再加一个点……三角形?!(o__o")

我怕怕地抬头看着他们两人,眼神居然是一模一样的,那么冷那么酷那么跩那么不屑……

我不禁想起一句广告词:再看,再看,再看我就把你吃掉!( ̄﹏ ̄)

“凌—圣—极,你太自以为是。”司倾宇透明的眼眸不屑一顾地盯着凌圣极。

他们两个怎么认识的?我突然想到司司曾经说过的话:如果他真的是爱安学院的学生,肯定会是我最强的对手……难道说,他们把对方当成对手?!也对,两个都是爱安学院的风云人物,正所谓一山不容二虎嘛……可是,可是这关我什么事?(o_o……)为什么我要被拉着?

“是自信与骄傲,我有这个资本,而你……在嫉妒。”凌圣极冰凉的手狠狠地握紧我,回敬着司倾宇的一脸桀骜。

“呵呵……嫉妒什么呢,你会不会太瞧得起自己?”司倾宇的嘴角开始抽搐起来……

“本就不该有嫉妒,你应该感谢我,替你分担了大部分的情书。”凌圣极一字一字说得很锐利,仿佛恶魔打落下天使的光环,还要天使感谢他……我突然想到这个奇怪的比喻。

可是……为什么没人在意我的存在呢?(/≧▽≦/)

“喂……”不料同时我终于可怜地哼出一声,两个人也终于注意到我,太好了,“放手……”

“闭嘴!”射来两道凌厉的光……(〒_〒)

我的手突然被抓得更紧,被两股力道拼命地往两个方向扯,分尸啊你们!两个大男生干吗这么无聊……扯我有什么意义!

“你凭什么?”司倾宇的话似乎包含了好多意思,抓住我的手又紧了紧,好痛……

再也不敢插嘴的我只能露出痛苦的表情希望他们能看到,可忙着眼神对峙的两人根本注意不到我……呜呜。

“凭这个!”凌圣极急速一拉,我的手顿时脱开司倾宇热热的掌心,整个人迷迷糊糊地跌进凌圣极怀里,在我还没搞清状况前,他突然低下头,嘴唇恰恰好落在我的唇上。

这应该不是……恰恰好吧?!

这家伙是有预谋的!凌圣极他,他,他疯了?神经了?被猪踢了?被驴踹了?被笨熊吻了?呸呸,他现在在吻我,我成笨熊了……⊙_⊙

我瞪大了双眼看着凌圣极紧闭的双眼,还有那长长的睫毛,我不禁整个人石化在那儿,思维早就暂停了。

凌圣极的唇很柔软很冰凉……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凌圣极意犹未尽地睁开眼睛,离开我的唇,松开我的身体,笑意盎然地盯着我:“国宝,接吻时要闭上眼睛!以后不许爽约,否则这就是赔偿!”

从网球场区传来一大片唏嘘声,更不用说教学楼里那一大群伏在窗台“看戏”的女生……我想这下我彻底有名了!

我一转头,正撞上司倾宇惊愕的眼神,带着一丝伤痛,我顿时清醒过来!

“谁跟你接吻了!是你霸占的!”我忙胡乱擦着嘴唇瞪着凌圣极,完了,我雪白的人生自此有了污点,被人强占了初吻!

“呵呵。”凌圣极轻笑着,骄傲地看着司倾宇,“看着自己的女朋友被我‘吻’!是不是很难受?”

女朋友?不知道为什么,我竟有些期待地看着司倾宇的表情。

“她不是我女朋友!”司倾宇收起略带伤痛的眼神,看着凌圣极冷冷地说。

转而,他将冰冷的眸子慢慢移动我身上,只见他整个人轻轻颤了一下,眼里弥散过白雾般的黯淡,然后低下眼睛疾步离去。

听他讲这句话我像被浇了一百盆冷水,心都凉透了。

可我清清楚楚地看到他眼里的黯淡,简直和会议室里凌圣极的“失魂落魄”毫无差别……我越来越不明白司倾宇是怎么想的了,为什么他会变成这样,忽晴忽阴,忽冷忽热……

“他不是你男朋友?”凌圣极明显大跌眼镜,表情怪怪地望向我,有些无辜。

我翻了翻眼睛,奉上两只卫生球,大声地吼道:“本来就不是!”

“真没劲,我还以为可以捉弄到你,让你男朋友甩了你!看来我的初吻是白牺牲的。”凌圣极摸着自己的嘴唇不以为然地说道。

他也是初吻?这么说我的猜测都是错误的?还以为那女生校服是他女朋友的呢……

等等,牺牲?!这家伙居然跟我谈牺牲?(╰_╯)

我才是牺牲好不好!我提起脚狠狠地踢在他小腿上:“你—是—个—超—级—大—人—渣!”

我转头离去,背后传来猪叫一样的哀号!

痛死你最好!我边走边在心里暗暗咒骂着!我怎么那么笨,电视剧里不应该是狠狠一掌挥过去的嘛!

经过“强吻事件”之后,我立刻成为爱安学院众所周知的人物,走到哪都有人谈论,简直是女生们课余饭后的必聊话题,版本各不相同,不是说我脚踩两只船,就是说我强吻凌王子……该死,我才是被动的好不好!

就这样,我在各种花边新闻中浑浑噩噩地结束了三月末的期中考试。

“同学们,期中考后的一天就当假期好好玩吧,如果你们这次不进全校前两名,就等着假后来上夜课吧!”班主任一边站在讲台上收拾着教案,一边皮笑肉不笑地看着我们。

“切……”我们刚刚生起的对放假的喜悦一下子就被班主任笑得无影无踪。

今天是星期五耶,我突然想起,是我交凌王子照片给“凌铁杆迷迷娃”的约定时间。

放学是爱安学院人流量最大的高峰潮,我站在爱安学院人潮涌动的大门口,把书包放在脚踏车上,手里拿着一张凌圣极的照片,等着那个迷迷娃小妹妹的出现……

同学们擦过我的身边时窃窃私语地盯住我,又在嚼那些毫无营养的话题。而我只能自欺欺人地安慰自己:像我这么拉风的女生走哪都会受到注目的……(~__~)

“姐姐,对不起,你等好久了吧?”一个身高一米四左右的可爱小女生抓着双肩书包气喘吁吁地扑到我怀里。

我笑笑,拿出照片在她眼前晃了两下子:“小妹妹,你要的照片。”

“好帅哦……”

小女孩眼珠子都快凸出来了,嘴巴可以塞下橄榄球。(─。─||||

“帅吧,给钱喽!”我笑眯眯地捏着她粉嘟嘟的小脸蛋。

小女孩猛地撂下书包,丢出一大堆教科书,橡皮,铅笔,帅!有我这种垃圾学生的潜质,继续努力!

看着她终于吃力地从书包底下掏出一张皱巴巴的十元钱放到我手里,我越想越不对劲,我怎么觉得自己像地主!连小孩子一个星期的零用钱也抢!

再三思量,我极不情愿地把钱放回她手里,小女孩眨着两只眼盯着我不解地问:“姐姐?”

“当姐姐送你的。以后别再花钱买这些无聊的东西了知道吗?”我摸着她圆滚滚的头笑道。

小女孩两只小酒窝越旋越深,踮起脚在我脸上深深地吧唧一口:“姐姐,你真好。”( ̄︶ ̄)

“好你个头啊!”我发誓这么恶毒的话绝对不是出自我口,我和小女孩同时转身,四个把校服穿得很怪异的太妹正迎面走过来。

真是不走运,又碰到凶女四人组了……

我皮笑肉不笑地朝她们挥挥手:“嗨,又见面了。”

“见你个大头鬼啊!你脑袋是不是不好使?”白雪说着就抬起肥肥的手“嗵嗵嗵”地猛砸我的头。

“喂!别再惹我,我也是有极限的!”我低头躲过她的拳头,整整校服,瞪圆眼睛虎视着她们。

四人明显愣了一下,面面相觑。

哼!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任君宰割的hellokitty 26uuu啊!人数上虽然败给她们,但绝不能在气势上输给她们!我继续心虚地挺直腰……

四人面面相觑之后,前俯后仰地大笑起来,白雪的短发在晚风中抖得离谱:“施—家—儿!我可是听说你连学校三楼都没敢爬过,就这胆子也敢跟我们姐妹叫嚣!”

拜托,那是我有恐高症好不好!

没办法,连老底都被掀了,只能用三十六计中最有效的一计-逃为上!

我握紧小女孩的手,弯下身子在她耳边小声说道:"小妹妹,好汉不吃眼前亏,待会儿我一喊跑,你就抓着书包赶紧逃走,这群臭女生找的是我,跟你无关。"

小女孩眨巴着眼睛看了看我,又看了看白雪,眉头一皱,索性把书包一扔,张开双臂挡在我面前,视死如归地冲着凶女四人组大声喊道:"不许你们欺负她!她不敢爬三楼,我敢!"

可惜她视死如归的声音充满着浓浓的稚气……≡(▔﹏▔)≡

凶女四人组低头瞄了一眼小女孩,一脸不屑,又将视线转向我:"凌圣极怎么就去吻你这头猪!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就不知道谁叫白雪!"

我就知道那个"吻"让我出大名了,可恶的凌圣极!天杀的凌圣极!

"不用给颜色我也知道你叫白雪嘛……呵,呵,呵……"我装傻地笑道。

白雪嘴角一撇,后面三个女生立刻冲上前来不容分说地拽住我和小女孩朝校园里边走去,我意识到事情不妙,大叫起来:"喂喂喂,别拽我,我的校服耶……别拽啦,你们要带我去哪……"

爱安学院的学生真是没良心,我一路上惨叫成那样,没一个人来搭救我!最后我和小女孩被凶女四人组扔到学校一处僻静的竹林旁。

呜呜……pp好痛……我忍住疼痛拉着小女孩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还没站稳,凶女四人组毫无人性地又把我们撂倒在地上,我饱受摧残的pp……

小女孩抓着我的手吓得哭号起来,哭得我方寸大乱。该死的凶女四人组,我半坐起身子,卷起袖子装出一副强悍的样子,冲她们吼道:"凶女四人组!你们别碰她,冲我来好了!"

"啪-"一记响亮的巴掌迎面甩来,我感到嘴角疼得厉害,一丝凉凉的液体漫过嘴角,只听白雪冷冷地哼了一声:"还敢装英雄,打的就是你!"

"姐姐,你嘴角流血了!"小女孩害怕地说道,忽然朝白雪冲去,抱住了白雪的腿,"不许你打姐姐,你这个坏蛋……"

"该死的!"白雪咒骂了一声,提起手就要甩出巴掌。天哪,她可还是个小女孩呀,我连忙扑了过去,把小女孩拉过来,脸上却又被白雪不偏不倚地掴了一掌,呜呜,好痛!

"喂,你到底想怎样?"我一边护住小女孩一边向她大吼。

"看你还敢不敢勾引凌圣极!"白雪边说边又举起手向我挥来,我本能地想要侧身躲过,没想到脚下一滑摔倒在地,手臂被地上的碎石划出一道血痕!哇,好痛!早知道就不要卷起袖子装强悍了,现在连手都受伤了!

"打够了没?"一个冷冷的声音打破了我们僵持的局面。

我们惊愕地朝旁边望去,一个洁白的身影站在竹林旁散发着隐隐的光亮,他一手插在裤袋里,一手拎着蓝黑色的校服外套,金色碎发闪着点点碎光,干净的脸上挂着明显的恼怒之意。除了凌圣极还能是谁!

"凌,凌圣极。"白雪看到凌圣极竟然紧张得手足无措,"那,那个……我给你的……信,信有没有看到?"

"信吗?在垃圾箱里,我不知道哪封是你的,自己去找。"凌圣极甩甩校服走近白雪,用余光扫了我一眼,我咬着唇低下头,我现在肯定狼狈极了。

我估计白雪根本听不到凌圣极在说什么,两只眼睛电力十足地望着他。

"说,她们打了你几巴掌?"凌圣极轻轻地抿起唇,声音听起来有些轻微的颤抖,好像受伤的人是他一样。

"呃?你在跟我说话吗?"我不敢置信地看着他。

他的眉头蹙了起来,淡粉的嘴唇仿佛在强忍住颤栗,他睨着我又问了一句:"打了几下?"

"两,两下。"

凌圣极正过身子,淡冷的眸子盯着白雪:"我替她讨回来。"

凌圣极向白雪举起了手掌,天哪,他不会是要为了我打白雪吧……

"不要……"我惊恐地叫起来。

"凌……凌圣极。"白雪一副受伤的表情,眼泪都快洒出来了。

"不要什么?"凌圣极冷厉地问道。

"很痛……不要,不要打……"我竟有些不知所措地说道,总感觉凌圣极今天怪怪的,可又不知道是哪儿怪。

"三秒钟内消失在我的视线里。"凌圣极慢慢放下手,口气冷漠而不容置疑。凶女四人组中的另三人知道凌圣极不只说说而已,连拉带扛地把白雪拽走了……

空荡荡的竹林旁只剩下我们三个人,夕阳静静地慢慢下滑。

"你刚才……是在救我吧?"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笨蛋。"凌圣极拎着校服向我们走过来,神情恢复到淡淡的慵懒状态。

"什么嘛,我又没求你救我。别以为救了我就可以跩得二五八万似的,我不会感激……"事情根本就是你引起的,我差点就脱口而出"强吻事件"四个字了……

"谁-稀-罕。"凌圣极冷哼出这三个字……(>_<#)这家伙!简直就是我的头号煞星!

"你……"念在他好歹"救"我一回,我强忍着骂死他的欲望,撇过头不看他。

"去医务室!"他命令似的说道。

"姐姐,是凌圣极真人,不是照片耶!"小女孩一扫刚才的惊吓,激动地盯着凌圣极,就差冲上去大吼一句"给我签个名吧"。

伴着最后一抹暗红色的夕阳,正为见到真人版凌王子兴奋不已的小女孩陪着我走向学校医务室,凌圣极沉默地跟在我们身后,我在心里把他骂了个死。

"校医好。"我礼貌地说了句,"扑通"一声坐在白色的钢床上。声音引起了校医的注意,他放下报纸刚要过来询问我的伤情,凌圣极木头般地竖进来了,一眼掠过校医,流露出不屑的神情,他们好像认识哦。

看到凌圣极,校医的脸顿时变得铁青:"又是你,凌圣极!你到爱安学院不到一个星期,为你打架受伤的女生都挤破我这门槛了。"

原来两人是通过这途径"认识"的……(→_→)

"那恭喜你,生意兴隆。"凌圣极嘲讽地耸耸肩。小女孩嘿嘿笑起来,无比崇拜地仰望着凌圣极。

"你……"校医被凌圣极的冷幽默噎得说不出话来,掩饰住无话可辩的糗样走到我面前,他轻轻卷起我的衣袖,露出一道长长的伤口。校医又借机指责凌圣极,"看,居然是这么重的伤,你还有脸站在这?"

"不能站,那我坐着,行吗?"凌圣极假装若有所思,接着屈腰坐在躺椅里,椅子轻轻地摇摆……我偷笑起来,这样子跟校医斗气的凌圣极出奇的可爱,不对不对,我怎么又觉得他可爱了呢,真是……我在心中暗生超强念力,千万别觉得他可爱啊,那是假象!

凌圣极故意曲解原意的举止把校医气得够呛,为我手臂上消毒的棉花球也被校医按得异常重,我禁不住疼痛地哼了一声。

"注意医德!"凌圣极和"小障碍"异口同声朝校医吼道,搞得校医的脸一道青一道白的,干脆戴上了白色口罩掩饰。凌圣极这才注意到小障碍,小障碍激动得小脸通红,caoliushequ一直拽着我的衣角抖动,凌圣极漂亮的眼眸随着嘴角提起的弧度变得特别温柔,金色的刘海遮住半额显得特别俏皮……

我确定我没有看错……

凌圣极笑了,是那种非常善意、非常单纯、非常温暖的笑容,就算在他接那个电话时都没有的单纯和天真。

"凌,圣极……我叫小真。"小障碍终于开始"示爱"的开场白,小脸蛋越发地红扑扑,跟熟透的番茄似的。

敬请期待爱安学院凌王子10岁粉丝的告白……( ^_^ )

"哦。"凌圣极很简单地应了一声,似乎根本不为所动……

装什么酷!会伤到小孩子幼小的心灵啦,我紧张地看着小障碍,她倒是没气馁,反而更加激动地掏出照片颤颤地蹦到凌圣极面前,我突然料到事情不妙。
"多少钱?"凌圣极偏过头问小障碍,眼睛半眯成两道好看的弯月,目光清亮如晚月般皎洁。
暴风雨来临之前总是宁静得可怕……打死我都不相信凌圣极会轻而易举地放过我!(一 一 )
"姐姐人好呢,没收我钱。"随着小真甜甜的声音响起,我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author